面粉厂厂厂

没有要退圈。。。。。。真的没有

打报告

其实是个人电脑彻底die了😭还好之前网盘上有备份
今天把工作电脑带回来了,码点字

最近迷恋gai中

如意娘看看时间轴,其实没什么事件了,可能很快就要发展到下了

下的名字叫《明月夜》

周一前一定更二圣

今天偶然回顾了wzz的花絮,穿大衣的凯凯(诚哥)真是帅

但是脑拙也想不出能写关于诚哥的什么了,可惜

诚哥真是正直又狡黠,强硬又温柔,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喂)

放假8天,开始堕落了,不想码字。。。

【明诚性转】如意娘12

只是想写写二圣,二圣

如意娘【明诚性转】

 性转性转性转!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我也不造会写成什么样子【摊手】

大家请不要认真看谢谢

前文指路tag 如意娘 

 或走链接

 壹

 贰

 叄

 肆

 伍

 陆

柒 

8(大写八加粗怎么就成敏感词了?)

拾壹



拾贰

 

一晃又是大半年过去了。明诚的胎也渐渐瓜熟蒂落。于曼丽与孩子也康健,明诚这几个月虽一直未见过他,但有明台在身边寸步不离,相信也出不来什么大岔子。

元宵节的花灯还未完全拆下,京内余寒犹烈,王天风的军队就在这样肃杀的凌冬中归来,却让王城欢庆得如同暖春一般。此次军队大胜,虽为完全收复高句丽,但战况扭转,平复战乱时日可待。

明楼自然是喜悦万分,名正言顺地将王天风晋为辅国大将军,领十六卫,并羽林军、龙武军、神武军。从此王天风调兵遣将便如虎符在手,无将能与之抗衡了。

明诚只是略提了一提:“这么做有您的道理,但让王天风当这个出头鸟,好,也不好。”

明楼只微笑说:“你放眼看看,朝中有能力带兵者,有谁似他一般忠心。似他一般忠心的,又有谁能上阵杀敌。”

明诚叹一口气:“是我多心了,他这个人,总不会差的。”

此时明楼午憩方醒,屋内只有他二人。明诚拿了间褚色衫子来换下他午间穿的刺金龙袍,明楼亦觉得松快许多,自己带上九环带,蹬上六合靴。

明诚站在明楼身后,拿着篦子给他篦额角。“当心站久了腰酸。”

明诚笑:“当初打马球大哥可打不过我,如今只是站一站又有什么要紧。还是大哥心疼肚子里这个了。”

明楼失笑:“不过心疼你问一句,竟引来这样长篇大段的。你是孩子母亲,自然孩子得听你的了。”

“那按大哥的说法,我该叫大郎二郎一起来陪我站着才是。”

“愈发促狭,你我两个清清静静的不好?”

说话间发髻也理好了,明诚取了常用的一只血玉祥云簪子簪好,也不用巾,也不用冠。那簪子虽是血玉,却重赤如墨,乌沉沉的,只在日头底下才看得出血色。

“大哥就爱这种此非彼彼非此的东西。”

明楼闭眼啜了一口茶汤:“身外之物,有什么说头。若有意趣,也不过是人硬加上去的罢了,不值得费心思。”

明诚收了手,在一旁坐下。“外物不可必。我确实不如大哥多了。”

明楼望着她:“怎么好好地又想起这些来,你现在有着身子,不宜忧思过多,太医的话都忘了?”

明诚低头笑笑:“没有忘。只是乍一闲下来,有些不习惯罢了。”

“你是一国之母,分内的事情又何曾少呢?若是可以,我倒愿意你什么事情也不用管,照顾好孩子们,读书品茶,赏花观月,日日地享清福,岂不痛快?只是既为国母,自然有你应操的心,这大内寸土皆属你意,便已劳心劳力了,朝中的事,又何必自苦?”

“大哥是嫌弃我,牝鸡司晨了?”明诚忍不住委屈问道。

明楼只是站起来,拍拍她的肩。“你是我教大的,心怀天下,自然没有错。只是你也该先照顾好自己,若是事事都需皇后来提点,那我这个皇帝,做的也太不成样子了。”

“大哥……我万万不敢有这样的意思……”明诚扶着肚子就要跪下,明楼一把搀住她,按在榻上。

“我知道。你的心意我怎么会不明白?牝鸡司晨这句话你即想得到,旁人又如何想不到?大哥教过你,做事要滴水不漏,万不可留下一丝错漏。

“你要扶梁仲春,我依你;你让锦瑟进了临江府,我也依你。我依你,自然不全是因为你的缘故,也是你做得对,我才依你。可是你想想,母仪天下的皇后,即使要涉朝事,也需冠翟绶履,郑重而表。若尽显妇人无措之态,可还有半分威严?又落人口舌。日前是我疏忽了,只让你习得经略,却不知这细碎关窍,才是国事上最为磨人之处啊。”

明诚挪下榻叩首道:“阿诚明白了。今后定当不负陛下所望,谨言慎行,以大局为重。”

明楼点头,方把她扶起来。“本不该与你说这些。但既然早晚要得个教训,不如我来教训你。”

珍贵的瑞脑香混着银霜碳的热气充斥着层层幕帷笼罩下的立政殿。明诚心中既是苦涩,也是庆幸。虽然自小上书房,习得千家文百家诗,也曾针砭时事,宏图万丈,但归根到底,她心甘情愿做的,只是明楼的妻子,万民之母,她是齐君,但也远远不是君。而明诚并非不满于此,她已经满足,并且为明楼的睿智大度而折服,她想要陪伴着他,直至实现他的雄心万丈,即便为此牺牲一切甚至是自己,也毫不犹豫。

然而世事岂能尽如人意。明诚若回想此时此刻,能留下的,也只有“不悔”二字罢了。

 

 

未完


这一章进度落后了,大发了,本来有两个新生儿要报道的


求评论!聊天又不要钱!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蔺靖梗可以提一提






【明诚性转】如意娘11

只是想写写二圣,二圣

如意娘【明诚性转】

 性转性转性转!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我也不造会写成什么样子【摊手】

大家请不要认真看谢谢

前文指路tag 如意娘 

 或走链接

 壹

 

 贰 

 

 叄

 

 肆

 

 伍

 

 陆

 

柒 

 

8(大写八加粗怎么就成敏感词了?)

 



拾壹

 

 

四月里已有了些暑气,明诚匆匆从立政殿赶到甘露殿,额角沁出了一层薄汗。甘露殿大门紧闭,想是还在议事,明诚定了定神,问徐安道:“方才你过来时,殿中有哪几位大人在?”

徐安道:“并无几人,只王御史、长孙太尉和荆州王,荆州王殿下似乎不是为政事而来,倒是说了许多先帝在时的事……”

明诚脸上生出些怒意,徐安忙低下头去不敢再说。她掏出帕子按了按额角,撤下来攥在手中,徐安展手接过帕子,给了立政殿的小宫人。

明诚道:“你进去通传,说孤来了,有要事要面圣。”

徐安应喏。明诚又道:“看紧了这甘露殿的人!谁但凡多嘴一句,即刻拖出去乱棍打死。自孤进去始,宫人无事在殿里殿外乱闯乱撞的,以谋逆罪处!”

徐安行了礼,自去甘露殿中通报。白鹤怀里的明琢从未见她如此疾言厉色,哭闹起来,她一时就哄不住,对明诚说:“殿下,二殿下身子还未大好,这里日头又毒,不如先送他回宫去吧?”

明诚不置可否,只接了明琢到怀中,哄了他几句。她低头对锦瑟牵着的明琋说:“琋儿在这儿等着,累不累?”

明琋年纪虽小,却十分稳重,锦衣华冠,敛眉肃容:“母后,儿臣不累。”

明诚爱怜地摸了摸他的脸颊:“琋儿是母亲的好儿子。”

 

 

当时明楼不过偶动御驾亲征之意,觉得此次出征高丽甚有把握,又能全先皇之憾,因此向王天风也提了一提。

王天风只言不妥,说朝中并非无大将,陛下尽可安心。明楼便在案后沉默起来。还是曾晋趁明楼与荆州王,悄悄让徐安溜出去请了明诚。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曾晋便来通传:“皇后殿下求见。”

明楼有些诧异:“这时候皇后怎么过来了?先请皇后去偏殿。”

“殿下说有本要奏。”

明楼看了一眼曾晋与徐安,无奈道:“那便让皇后进来吧。”

 

 

甘露殿两侧垂满金丝竹帘,明诚带着孩子们进来,只有一袭翟青的身影。王天风与明元景仍旧坐在殿下,目不侧视。一时只闻得帝后二人轻声说话。

“臣妾听闻竟有人撺掇圣上御驾亲征,敢问何不扑杀此人!”

“皇后担心了,朕不过有意,还未下决断。”

“陛下千金之躯,于皇城执掌天下事,怎可事皆躬亲?何况战场上刀剑无眼,即便尽数羽林军保护,也难保不会有一二有心人……”说到此时,明诚转头看了帘外一眼。

“臣妾以皇后金宝金册上奏,请陛下收回御驾亲征之意!”

明楼捻着手上的扳指,仍踌躇不言。明诚直身跪着,一言不发。明琋在一侧,小小的身体也勉力维持着。明琢却实在年幼,咳疾还未痊愈,此时不舒坦了一路,婴孩脾气上来,便哇哇大哭。明诚连眼也不抬,只任他哭。

明楼十分不忍,起身下去,把明琢抱了起来哄着:“二郎乖,阿爹在呢,不哭不哭了。”

明琢哭的小脸通红,腮帮子上挂的一串串泪珠子。他还小,不懂的怎么原本好好的,就被阿娘带出来晒了一路太阳,又被领到阿爹面前跪着,连阿娘也不哄他了。

明楼哄着明琢,心里也明白过来明诚的意思。两个皇子都尚未成人,朝中也没有信得过的辅政大臣,他这一御驾亲征,若是托付了长孙,那这十年的抗衡便付之东流,若是托付旁人,只怕不是信不过,就是挑不了这份大梁,这还都是他还平安的情况下;若出了万一中的万一,明诚孤儿寡母,只怕顷刻就成了旁人俎上鱼肉,明琋明琢也难保平安。

父皇病重时,曾提起御驾亲征铩羽而归,是心头大憾。他记到了现在,又被人提起,难免起了孺慕之思。

王天风一直不作一言,此时却突然起身道:“陛下,殿下,臣愿往高丽,为陛下效犬马之劳!”

明诚道:“王御史也是军营出身,战功显赫,有他为陛下行令,陛下只需安坐殿中,待王御史凯旋而归便是。”

言尽于此,明楼点头。拟了旨意,封王天风为阵前监军,择日出发。王天风谢恩领旨。

荆州王跪在下首,一言不发。

 

 

 

半个月后明诚被诊出有了身孕。明楼来看她,亲自给她喂了碗虫草乌鸡汤。

明诚不正眼看他,只装作生气。

明楼告饶道:“皇后殿下,可别生气了。你现在生气,肚子里的小公主可就长的不水灵了。”

明诚拿着手里的翡翠柄羽扇不轻不重地打了他一下:“什么水灵不水灵的,又不是地里的萝卜!”

明楼笑道:“阿诚如今长进了,竟也知道萝卜是在地里的了。”又赔笑道:“是我不好,没想着你们娘们儿,殿下你教训我,就别生气了。”

明诚直起身来说:“您但凡有什么决定,也先跟我说说,什么话从您嘴里出去,就是圣旨。我那时候知道你要御驾亲征,吓的心没从喉咙里跳出来。”啐了一口:“好个明元景,要在我面前,乱棍打死了他。”

明楼放下碗,搂过她道:“也是该敲打敲打了,君臣纲常可坏不得。”

明诚抚着扇上的白孔雀羽,忽而笑道:“偏偏我是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不像大家闺秀们有度量。碰巧我这里有一桩线要牵,荆州王的嫡女嫣娘,和长孙大人的侄孙,年龄相仿,才貌必定也般配。不如臣妾撮合了他们吧?”

“荆州王妃可只有这一个女儿。要嫁到京城来,只怕不容易常见面了。”

“想荆州王也不懂得为人父母的苦心,他又怎么会心疼嫣娘?若是他不肯,那也罢了,总之明元景与明嫣,得有一个人永远留在京城。”

“荆州王可是有儿子的,一个嫡女算什么。”明楼笑说。

“嫡女没有世子位,可王妃就这唯一的女儿,要是嫁在京城,王妃再软弱的人,也必定要闹上几闹,虽不伤筋动骨,也好叫他不得安生。”

“是是是,这妻房耍小性儿的苦楚,想是没人比我更懂的了。”

明诚捒了他一把:“你又来惹我!”

两人正耳鬓厮磨间,朱徽茵挪了步子来报:“殿下……”

明楼抬头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临江王府传来喜讯,于妃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了。长公主殿下欢喜得不得了,即刻要于妃进宫来同住呢。”

明楼同明诚对视一眼。

还是明诚道:“开了库房去挑几样好的给于氏,让她放宽心,平安给陛下添个小侄子。白鹤你去让太医跟长公主说,于氏现在月份小,可禁不起劳累,不如等胎像稳了再挪进宫来。孕中最忌讳大起大落的,都平常心才好呢。”

明楼点点头。又笑道:“这下是双喜临门了。你孕中还要操劳,都怪我。”

明诚抚着肚子:“大哥说的什么话。于公您是万民之仪仗,是天子,于私您是我的丈夫,是我与孩子们的天,您要时刻为我们挡风遮雨,您才辛苦。若您要感谢我,不如替小公主起个天上有地下无的好名字,那我才开心呢。”

明楼哭笑不得:“这还没出生就拿她当心肝儿肉似的,要出生了,还不得翻天呢。”

“横竖是女孩儿,再怎么宠,也有限。”明诚不以为意。

明楼无奈点头:“都依你。”

 

 

 

未完

就酱,期待有人和我讨论

长孙是在明诚来的路上就溜了,虽然他不会赞同明楼出征但是他比较喜欢等明楼上朝提出来的时候给明楼打脸【】

致someone

大家取关随意

删评论啦不评价啦

【谭赵性转】摩擦06

赵启平性转性转性转!!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不管

时隔太久了也。。。欢迎先看前文。。。戳tag 谭赵摩擦

或走

前情提示

01

02

03

04

05

以下正文

06

 

 

这个周日赵启平没排班,谭宗明本想和她一起去新购置的游艇上转一圈,赵启平只说自己有事,没搭理他。

谭宗明笑说:“神神秘秘的,不会是去见老情人了吧?”

赵启平白他一眼:“脑子里成天不知道想些什么。我是要去看看我妈。”

谭宗明一下有些为难。赵启平一开始不和他说是去探望母亲,想必就是不愿意他问起家里长辈的事情来。可谭宗明却还真有点想认识一下赵启平的家人,虽说并没有谈婚论嫁的意思,但多了解了解总是好的。

只是他就算问了,赵启平也有一百种办法给他忽悠过去。这个认知让他觉得有点受伤,而且真问出来,只怕又会吓到小赵——这丫头别看现在千依百顺的,实则肯定在冷眼看着他这金融大鳄又有什么坏习气。蜜月就让人抓住把柄,这恋爱也不要谈了。

所以谭总脑子转了转,只说:“这样啊。那我现在先跟小赵医生预约了,下次的休假,可得百分百地留给你男朋友。”

小赵医生心不在焉地揉揉他的脸,翻个身睡了。

 

 

 

赵启平母亲和她父亲友好分居多年,只是一直拖着不办离婚手续。赵母搞的新型纳米材料研究,常年国内外跑,她和赵启平定了规矩,无论母女俩在哪,一个月至少得见一次面,喝喝茶。

赵母不离婚不为别的,一是她虽然是个科学家,但老觉得离婚不是件体面的事,二来有枚婚戒在手指头上,省了不少纠缠,横竖她以后想着和研究所的小姐妹一起住养老院,做老姐妹。赵启平的父亲也是个高知,老好人一个,在家里,母女俩哪一个他都管不了,赵启平回去看他,也总是笑眯眯的炖汤杀鱼,别的一概不问。

 

赵启平约了她母亲吃早午餐。她的车报废了,还是谭宗明给她送到了酒店门口。进去时她母亲已经坐在那儿,面前一杯清咖,正看着窗户出神。

“妈。看什么呢。今天你我请客。”

赵母对她点点头,示意服务生拿过菜单来。“就你那点薪水,够干什么的。也就平时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的开销。”

赵启平点了美式和松饼,把菜单还给服务生。赵母端起咖啡杯,抬眼说:“交男朋友了?”

赵启平诧异道:“您怎么知道的?”

赵母微微一笑:“今天是周末,你看起来虽然累,但是却满面春光,衣服是新的吧,应该不是你的品位,但是这种价格你也不好浪费,只能拣今天这种半正式的场合穿出来了。”

“妈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当福尔摩斯的潜质呢?”赵启平老实承认。

赵母得意一笑。

 

“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

赵母指指一旁的行李箱:“下午的飞机。”

赵启平苦笑道:“你还真是一点多余的时间都不留给我。”

赵母毫不留情地揭穿她:“我和你爸不在你身边天天催着你,只怕你才过的开心呢。你都快三十了,古人说三十而立,我且不说要求你在事业上有什么成就,就这个人生活,想来你也没有什么建树。这些都是其次,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你过的开心快乐就足够了。而你从小独立,如果我和其他的母亲一样天天缠着你,你想想,是你先吃不消,还是我先吃不消?”

赵启平一想到身后有个大妈催着自己买房结婚生娃,就不寒而栗。

“多谢您不杀之恩!您最近身体还好吧?”

赵母点点头,说:“放心,我身体比你好。我只跟你说一句,身体是自己的,别给搞坏了。父精母血,你吃了我和你爸多少东西才长得这么大,别随随便便为个不相干的人弄伤了自己。”

赵启平笑说:“不会的,您女儿多精啊。这种事情不存在的。”

赵母看她吊儿郎当的样子,摇摇头,说:“我只提醒你这一次,你自己看着办。”

忽而赵母说:“其实我一开始没看出来什么。”

赵启平皱眉:“那您不是说了那么一大通的……”

“我只是看见有个男人开豪车送你过来,你还亲了他而已,其他都是我瞎编的。哦对了,那人看起来挺健康,就是年龄应该比你大不少?你最近不缺钱花吧?”

“哎哟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是正!常!恋!爱!”       

“有结婚倾向吗?”

赵启平摇头:“我自然是还没有。”

赵母看她一眼:“结婚不是什么坏事。不要把结婚妖魔化了,而且现在法律也不是不允许离婚。”

“妈,您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八字还没一撇呢。再说这说不定还只是个露水姻缘,能走多远,我心里还没底。”

赵母笑笑:“没底就没底吧,先处着做个伴也好。”

 

 

 

送走赵母,赵启平就联系了保险公司自己的小破车什么时候能修好,那边回答至少要两个礼拜。赵启平无奈,也没叫谭宗明来接,自己打车回了家。

谁知家里便有一个“惊喜”等着她。谭宗明准备了一辆新车,说是先借她开,但赵启平知道这不过是又一份礼物而已。只是她瞬间想到知乎上的“一辆mini Cooper=当二奶”的等式,就瞬间不得劲起来。

她也想像她母亲一样蔑视论理规矩蔑视人情世俗,但是她仍旧只是大上海这个繁华都市里苦苦挣扎的一枚装逼女青年,实在有心无力。交个谭宗明这样的男朋友,都不敢说出去,怕被人骂是贪慕虚荣,真爱都没人信。对着谭宗明,就是“他到底看上我那点,是不是等三个月腻了就会甩掉我,那我要不要先下手为强”之类小人戚戚的想法。然后又想着“如果分手费给过来是要还是不要,甩他脸上怎么样”,总之就是戏特别足,脑洞特别多,把谭宗明想的特坏,把自己想得特凄惨。

那把车钥匙就这么晃晃悠悠地吊在她已经紧绷的神经线上。她一边反省自己,一边拒绝的谭宗明的馈赠。

“以后不要随便送我东西,我怕我还不起。”晚上她躺在谭宗明怀里说。

这话说的奇怪,至少谭宗明以前没听过。“怎么,那车你不喜欢?”

“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样儿的,我借给你。”我买来借给你。

赵启平爬起来用枕头打他:“你烦不烦!就有几个臭钱!我!可是新时代的女性!不会轻易收别人的东西,无功不受禄懂吗!”

谭宗明笑着搂过她:“好好好,新时代的女性。我明白啦。咱们是礼尚往来嘛。那么赵小姐,你男朋友下个月的生日聚会,拜托你一定要到场好吗。”

赵启平哑巴了。赵启平躺下装死。

谭宗明贴着她躺下:“哎,好不公平。我做牛做马的,就这一个要求你都不答应吗。还‘新时代的女性’,‘无功不受禄’,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赵启平十分后悔,只能敷衍道:“行,好!既然是谭总的命令,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去!行了吧?哎睡了睡了,烦人。”

谭宗明觉得不亏,遂关灯睡觉。

 

TBC

阿西我的破鼠标

欢迎评论
因为金砖本来周末打算回父母家的,结果叫不到车很衰了,我选择码字。。。